何振梁的讣闻

外交圈/回忆何振梁二三事  申办北京亚运会助力中国外交事业发展

潇湘雨    2017年01月04日    179次点击
     何振梁辞世已一年多,但我一直怀念他。何振梁长期在体委工作,曾任国际司司长、体委副主任,又长期担任国际奥委会中国委员,毕生为中国体育的对外交流、增进中国与国际奥委会的友好合作,作出了卓越贡献。他逝世后国际奥委会下半旗誌哀三天很不寻常。我与何振梁接触不多,但有几件事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。


我最早见到何振梁,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。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刚大学毕业,被借到体委当翻译,接待朝鲜体育代表团来华参加多边国际比赛。由于经验不足,中方的欢迎晚宴,我陪同代表团到达宴会厅,迟到了几分钟。当时何振梁是体委的处长,他批评了我,说参加外事活动,迟到可不是小事,以后一定要注意。就因这件“小事”我认识了何振梁,他的亲和认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。当时还听说,他的法文很好,给毛主席、周总理作过翻译,但因工作需要转到体委来工作,这又使我对他增加了几分敬重。


那之后我与何振梁几乎没有接触过,但他的行踪一直引起我的关注,特别是他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之后。但没想到,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也就是又过了二十多年,在国际多边活动调整对韩国政策的过程中,我又几次见到了他。


那是一九八三年,根据国际形势的变化,外交部内部考虑,如何利用适当时机,调整与韩国不接触的政策。在此之前,中国与韩国互不承认,没有任何接触和交往。特别是体育界,在中国举办的国际比赛,拒绝韩国选手入境参加;在韩国进行的国际比赛,中国选手也拒绝前往。这一做法于中国在体育界开展国际多边外交十分不利,也不符合国际交往的世界潮流。突破这一“禁区”,也考虑从体育交流开始,设想以北京申办一九九○年第十一届亚运会方式向外界昭示,中国欢迎包括韩国在内的各国选手前来参加比赛,以此打破与韩国无交往的局面。但北京申办亚运会的设想,首先要徵得体委和北京市等部门的同意才能起步。


记得徵询意见会在体委办公楼举行。当时何振梁是体委国际司司长,我们在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刘述卿带领下,参与了这次会议。刘述卿陈述了我们的想法,徵询各单位意见。何振梁同意以北京申办亚运会的方式,打破与韩国无交往的局面。他还谈到,与韩国不交往,困扰体委已多年,很多大型国际比赛中国不能申办,国际体育交流也受到很大影响。随?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,?眼国际形势的变化,这个“禁区”该打破了。从他的发言中不难看出,他的思想和视野开阔,把握国际趋势也很准确,令人印象很深。北京市等部门也都同意外交部的初步设想。那之后北京市在一九八三年八月向亚奥理事会提交了申办一九九○年第十一届亚运会的报告。


北京成功举办亚运会已过去二十多年,而申办这届亚运会是调整中国对韩国政策的开始。根据这个精神,一九八六年和一九八八年,中国派出大型体育代表团前往韩国,参加了汉城(现称首尔)亚运会和奥运会,何振梁作为体委副主任曾几次前往韩国,为推动中韩体育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。体育先行,中国调整对韩国的政策,为一九九二年中韩建交创造了条件。


何振梁是一位儒雅睿智、学识渊博,具有亲和力的长者,他在中国体育界和国际奥林匹克体育界享有崇高威望不是偶然的。


笔者谨以此短文,回忆与他的交往,缅怀他的业绩。

来源:大公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