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文才的讣闻

中国柑橘之父章文才与秭归的不解之缘

潇湘雨    2016年12月12日    231次点击
     


“秭归,是我的第二故乡”



章文才,1904年11月11日出生于浙江省杭州市。1934年在《中国园艺学会会刊》上发表了国内第一篇有关乙烯处理柑橘的学术论文。1935年4月,章文才赴美留学,获得了博士学位。终身从事柑橘研究,在国内外柑橘界享有很高的声誉。


出生于杭州的他,是“中国柑橘之父”。但他却逢人便说,“秭归,是我的第二故乡”。


初冬时节,“中国脐橙之乡”秭归县到处橙黄橘红,“果园浩如海,靓楼幢幢立”。运输脐橙的车辆川流不息,好一派橘丰民欢的热闹景象。


在这柑橘丰收的岁月里,40万秭归人民总会深深怀念一个人,一个身材魁梧、待人和蔼的老者,他就是“中国柑橘之父”、华中农业大学一级教授章文才先生。


“秭归柑橘大有可为”,章老掷地有声的话语,激励秭归人民摒弃陈旧传统观念,掀起农业产业革命热潮。西陵峡两岸,冒出片片柑橘。


“从1962年开始,章教授就与秭归结下了不解之缘”,11月28日,秭归县原特产局退休干部宋鸿虎接受采访时回忆说,那一年的10月底,章老在省农业厅经作处潘处长的陪同下来到秭归。章老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前来龙江大队调研柑橘发展情况,总结龙江大队柑橘发展经验。


第二天,章老和潘处长在秭归县特产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乘船到香溪,再在香溪转乘小船到龙江大队(新滩)(今屈原镇龙马溪村)。面对峡江风浪,章老没有丝毫胆怯之意,反而与潘处长在小船上谈笑风生。


美丽如画的西陵峡风光,激起了章老的诗兴。站立船头的章老,即兴说出上联:“潘公与众泛舟游于三峡之境”。沉吟片刻,坐在章老旁边的宋鸿虎,胆怯而激动地对答说:“章师携徒徒步旅于柑橘之乡”。章老听罢,高兴地拍着宋鸿虎的肩头连声称赞道:不错不错,小伙子不错!瞬间,章老头顶上神秘的科学家光环,伴随着他的笑声消失于滚滚流动的江水之中。此刻,章老与基层同志的心已紧紧地贴在了一起。


来到龙江大队,章老就立即投入到工作之中。与干部座谈,到柑橘园实地察看,走访柑橘种植技术员。据宋鸿虎回忆,在龙江大队,他一连干了5天,还为龙江大队的干部和柑橘专业队员进行了柑橘管理、丰产知识讲座。


当时就是全国著名柑橘专家的章老,为何来到偏远的龙江大队?当时正在龙江大队蹲点抓柑橘生产的宋鸿虎介绍说,1955年,为贯彻国家“以粮为纲,全面发展”方针,原县委副书记耿天弼在龙江大队建起了“福根”柑橘示范园。下派蹲点的宋鸿虎,组织生产队擅长搞柑橘生产的32人,成立了柑橘种植专业队,大搞柑橘生产。第三年,柑橘产量达7吨;第四年,柑橘产量达40多吨;1962年,柑橘产量达160吨。跃居全省第一、全国前列的柑橘产量,引起了省农业厅和柑橘专家的高度关注。


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,章老提出,秭归的气候、土壤适宜种植柑橘,沿江两岸发展柑橘大有可为。章老还提出,秭归柑橘生产应实现良种区域化、品质标准化、果实商品化的“三化”目标。据《秭归县志》记载,章老提出“三化”建议是在1962年11月8日。


秭归,从此坚定了发展柑橘产业的信心和决心,并走上了漫长而艰难的产业结构调整之路。历经多年努力,峡江两岸长出片片柑橘林。1979年10月,章老看到他亲自选育推广的柑橘优良品种已布满长江三峡两岸,感慨万千地赋诗曰:“三十国庆三峡行,猿啼声里伴歌声;绿水青山今胜昔,万紫千红橘满林。”


“秭归,是我的第二故乡”,章老常常这样自豪地向前来考察的国外柑橘专家推介屈原故里秭归。他回忆说,他对全国很多柑橘产区怀有浓厚感情,但他一生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秭归。


1993年,91岁高龄的章老最后一次来到秭归县。当他来到归州镇彭家坡村,看到自己亲手培育的片片柑林硕果累累时,激动不已的他欣然题诗:“癸酉国庆三峡行,屈子家乡橘满林,彭家脐橙户户栽,优质高产富农村。”


“章教授与秭归的感情,无法用言语来表达”,宋鸿虎激动地说,不说别的,单说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(1967年)的那三个月,章教授就与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感。


1967年,受到“文化大革命”冲击的章老,带着厚厚的书稿和学生周绂“秘密”来到秭归县龙江大队。在龙江管理区,他们整整呆了三个月。在这特殊时期,他们师徒仍无法割舍心中隐隐作痛的柑橘情结。每天,他们都带着刚刚完成的《柑橘生产管理与科学实验》书稿,走队串户征求农民兄弟的意见。


在这“神秘”的三个月里,令秭归人民至今难忘的,恐怕要算在章老的指导下建起的全国第一个地下通风贮藏窖,使柑橘可保鲜4个多月,好果率达90%以上。宋鸿虎回忆说,当时章老在与他们闲聊中得知,他们于1966年冬在龙江四队建有一个两丈多深的地窖,贮藏柑橘一万多公斤第二年出售,好果率达70%,价格还翻了一番。


章老兴趣十足地来到龙江四队,深入地窖实地察看后,肯定这是个实用的好办法。章老同时建议,改进地窖,让其与外界通风,从而提高好果率。章老连夜绘出改造草图,指导柑橘专业队员建造地下通风贮藏窖。在章老的耐心指导下,柑橘专业队员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,终于建成了第一个地下通风贮藏窖。当年,在龙江大队建起的地窖有3个。经实验,好果率达90%以上。第二年,秭归全县按照章老的设想,建起地下通风贮藏窖52个,全县柑橘走出了保鲜销售的好路子。


“没有章教授就没有秭归柑橘,无论是桃叶橙还是脐橙”,秭归县农业局退休干部崔治龙说,章老让秭归柑橘有了自己的名字。1962年,章老在考察龙江大队时,就对品尝到的8号、18号树的果实印象深刻。1965年冬,章老带领邓贵森、施晓恒等教授,会同陈昭明、肖彦华等省专家,再次来到龙江大队,首次进行柑橘选种优良单株全面分析鉴评,根据树的丰产性、果面状况、含糖量等12项指标进行评分,8号、18号树结的果实获得95分。鉴评结果公布后,陈昭明先生建议,将选出的优良单株进行命名。陈昭明建议给春梢片狭长似桃叶的8号、18号取名“龙橙”,意为既是龙江所产,又体现龙是中国的象征;或者根据叶的生物学特性取名“桃叶橙”。后来经过与会专家讨论酝酿,章老同意将8号、18号优良单株取名“桃叶橙”。土生土长上千年的秭归柑橘,从此有了自己的学名。


章老深知,果树优良品种是丰产优质的基础。他带领宜昌分院师生深入鄂西柑橘产区,进行群众性的大规模柑橘选种工作。他把选种目的、标准和方法教给农民群众,发动他们选极优良单株,向国家“献宝”,然后再进行实验室的科学分析鉴定。


桃叶橙命名后,秭归县一方面加强对外宣传,另一方面在县内扩大种植规模。章老在以后的每次柑橘大会上,总要讲到秭归桃叶橙。他在1973年写的《柑橘的良种选育》和1977年出版的《柑橘生产技术与科学实验》两书中均高度评价桃叶橙“品质极佳”。1976年底,秭归桃叶橙达17.8万株,产量达3000多吨。


1983年,万里副总理指示,从龙江、香溪精选桃叶橙1000公斤、脐橙3000公斤,送往北京并走上人民大会堂国宴。秭归柑橘从此更是名声大振,在1989年的全国水果评选会上,桃叶橙和罗伯逊脐橙35号荣获名优水果称号。